當文人的底蘊藏在這一花一葉
讓我們忘卻生活紛擾
用對田園的頌詠,為生活染上恬靜悠然的美好

琉園一路與故宮推出聯名品以來,我們作品的最大特色是不直接復刻古物,而是會以故宮古物為靈感來源,轉化為適合琉璃藝術的現代詮釋;也因此,在選品時我們也同時思考著,現在的社會需要什麼軟性的力量呢?

在這個變化快速又動盪的年代,我們發現古代文人所嚮往的田園生活,也許正是我們最需要 的。熱愛田園風光的文人們,為了讓田園之美能進駐自己生活的每個角落,所以把文房四寶 都以田園主題打造,其中最知名的就是「荷葉筆洗」(洗毛筆的容器)這一款文具。 於是我們以此創作,希望能在現代人繁忙的生活中,帶來一抹恬靜悠然的美好。

|    靈感來源    |
從 ⽟荷葉洗 到 荷豐展望

故宮古物「玉荷葉杯」是造型為荷葉杯狀的筆洗,自古文學家因為認為荷花、蓮花出淤泥而不染,玉又象徵君子品潔,因此,玉製的荷葉造型筆洗,就成了文房中最代表性的工藝品之一;瀟灑著稱的文豪蘇東坡甚至以荷葉筆洗當酒杯來喝酒呢!

相較古物看似乾枯的荷葉相比,設計師利用琉璃的高彩與通透,讓荷葉活了過來,並加入古物中沒有的小青蛙,為作品描繪出田園生機盎然、豐收一片的景象。而荷葉杯緣紅艷的待開荷苞,更成為作品精采的點睛處。

⼯藝細節欣賞

運用琉璃透光與折射的材質特性,將葉脈刻在荷葉內部,當荷葉外表極致拋光後,內部的菱形葉脈線條顯得既立體又生動。

花朵部份以極費工的「二次燒」來製作。「二次燒」乃先燒製琉璃荷花,再將燒好的琉璃荷花與主體蠟模部分相結合,才進行的正式的脫蠟鑄造。如此繁複的工藝可確保作品在細節上的顏色能精準呈現,但也因為二次燒結,而增添許多窯變風險,需要對材質與工藝的高度掌握。

作品下方的小青蛙與作主體是分離式的,以磁鐵吸住固定,讓收藏者可以享受擺飾時的把玩趣味。

© 2021 by Tittot Company